新加坡植物园历史和现在

现在的新加坡植物园南部为荷兰路和那比尔路,东部为古鲁尼路,西部为泰瑟尔道和古鲁尼公园路,北部为武吉知马路。你们知道吗?新加坡植物园还有一个前身,位于现在的福康宁山,以前成为政府山、皇家山、915山的地方。

政府山第一花园

斯坦福莱佛士于 1819 年登陆新加坡海岸仅仅几年后,英国人就采取措施建立了一个植物园。该花园是莱佛士和丹麦外科医生兼博物学家纳撒尼尔·沃利奇 (Nathaniel Wallich) 的创意,后者曾任印度加尔各答皇家花园的主管。

莱佛士在政府山(现在的福康宁山)上为新花园分配了一个“最有利的地点”。据沃利奇介绍,该花园是为“新加坡本土植物的试验种植”而设立的。这一努力遵循了英国悠久的传统,即在其殖民地建立植物园,以试验种植具有商业价值的作物和研究本地植物。

新加坡植物园于 1822 年成立后的一年内,已经发展到占据莱佛士分配的 19 公顷土地,种植肉豆蔻、可可和丁香等作物。然而,该花园在苏格兰外科医生威廉·蒙哥马利 (William Montgomerie) 的监督下于 1829 年关闭,因为维护成本高,加上缺乏资金和政府支持,尤其是在莱佛士于 1823 年 6 月永久离开新加坡之后。

1836 年,在福康宁的一个小得多的地块上建造了另一个植物园。在蒙哥马利担任副主席的新加坡农业和园艺协会的领导下,这个 2.8 公顷的花园主要用于种植肉豆蔻。然而,十年后,在肉豆蔻价格下跌后,这个花园也被废弃了。

现在的新加坡植物园

大约二十年后的 1859 年,农业和园艺学会在东陵占地 23 公顷的土地上建立了一个景观观赏和休闲花园。 这根深蒂固并最终成为新加坡植物园(SBG)。 2015年,它被宣布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世界遗产。

它的第一任管理者劳伦斯·尼文 (Lawrence Niven) 在花园里组织了花展和园艺博览会,以吸引更多游客。 他还添加了许多功能,例如天鹅湖、演奏台山和相互连接的弯曲路径。

1874 年海峡殖民地政府接管花园的管理后,在亨利·詹姆斯·默顿 (1875-80)、纳撒尼尔·坎特利 (1880-88) 和亨利·尼古拉斯·雷德利 (1888-1912) 等董事的管理下,花园继续发展。

1879 年,默顿将花园向北扩展了 41 公顷。他还在同年建立了经济花园,用于研究和保护具有经济潜力的植物,如咖啡、甘蔗和帕拉橡胶。此外,默顿还在花园的大院内建立了一个动物园,该动物园在 1875 年至 1878 年达到顶峰,饲养了大约 150 只动物,包括豹子和老虎。

Cantley 建立了苗圃并启动了一项植树计划,以在之前被种植园主清理过的部分土地上重新造林(Cantley 在 1883 年撰写了一份关于森林砍伐的报告,导致划定新加坡第一个森林保护区并成立了森林部门)。对于植树计划,他挑选了柚木、美国雨树和桃花心木等树木,因为它们能够生产优质木材,以支持建筑工作和其他商业活动,例如家具制造。值得一提的是,Cantley 更关心的是保障新加坡的木材供应,而不是环境保护和保育。

雷德利继续努力为保护区重新造林。到 1895 年林业部被转移到土地税收局时,指定为森林保护区的土地(为木材储备预留的林地)已从 1884 年的 8,000 英亩增加到近 12,000 英亩。雷德利还帮助发展了花园的植物学和园艺研究部门,将其变成了橡胶分销中心,并用他从环岛探险中收集的植物扩大了植物标本馆的收藏。他对花园最重要的补充之一是被称为万达小姐 Joaquim 的兰花杂交种,后来在 1981 年被指定为新加坡的国花。 这种兰花是由 Agnes Joaquim 栽培的,她将 Vanda hookeriana 与 Vanda teres 杂交以生产兰花那个雷德利随后将万达命名为华金小姐。

植物园的另一位有影响力的导演是 Richard Eric Holttum (1925–42, 1946–49)。 Holttum 开始了兰花育种计划,并设法将森林保护区的控制权归还给植物园。然而,在 1939 年移交之后,只剩下三个保留地——武吉知马、克兰芝和班丹。

新加坡植物园的主要景观

国家胡姬花园

新加坡国家胡姬花园位于新加坡植物园的中西部,包括3公顷的丘陵地,园内有400多个纯种和2000多个配种的胡姬花,总数达6万多株。其中,以卓锦万黛兰(Vanda Miss Joaquim)号称超级天后。1893年卓锦小姐在当地意外发现这款原生钟兰花,罕见独特,获选为新加坡国花。

伯基尔馆和贵宾胡姬花园

伯基尔馆(Burkill Hall)是建于1886年的一个殖民种植馆。其曾为园长的住处,得名于新加坡植物园的一对荣誉父子,艾萨克·伯基尔和汉弗莱·伯基尔。其地面层可作为展览区,展示各种以来访贵宾名字命名的杂交种的介绍。

伯基尔馆的后方是贵宾胡姬花园.

从1962年开始,每当有贵宾来访,新加坡都会用来访贵宾的名字为培育出的新品种胡姬花进行命名,这项“胡姬花命名”仪式被视为对来宾的最高礼遇。

参加胡姬花命名仪式的名人既包括中国前总理朱镕基的夫人劳安女士、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已故英国王妃戴安娜、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美国前第一夫人劳拉、日本皇室成员等政治人物,也包括成龙、裴勇俊等演艺界人士。至今,新加坡政府已为60多个“贵宾胡姬花”进行了正式注册。由于新培育的胡姬花比较稀有,许多名人之花还在实验室里培植,并没有公开展示,更不能大规模栽种.

岚烟楼

岚烟楼也称为冷室,在国家兰花园北部。这里试图模仿热带高原云雾森林环境以展示那些只存在于热带高原地区的兰花。热带高山云雾林有着凉爽的气候和全年的高降雨量,在模拟凉爽的空气状态中,漂流雾和水流提供着高度真实感的热带地区高海拔环境。自然主义的人造树和石头上挂满了种植兰花、 食虫植物和植物。兰花冷室内按它们的来源地分类,从旧世界 (主要在亚洲和非洲) 到新世界 (主要中美洲和南美洲)。

陈温祥雾室

陈温祥是慈善家,植物学家,陈笃生医院创始人陈笃生的曾孙。以他名字命名的陈温祥雾室内种植许多颜色各异的配种兰花。这里收集着许多稀有、 独特和屡获殊荣的兰花品种。雾室 这里还有一个特色是香草兰,它具有攀援习性,香草是兰花当中最知名的物种之一。香草兰主要分布在热带和亚热带地区,从热带亚洲、 新几内亚和西非到美洲热带约有 100 种。成熟在八至九个月的时间生产。

陆婉平凤梨馆

陆婉平凤梨馆得名于赞助者陆婉平女士。馆内种植着大约 200种 不同的凤梨科植物。1994年,陆婉平女士从美国Shelldance苗圃购回一大批独特的凤梨展品。它是新加坡国家兰花园内展示的唯一不属于兰花的植物。

菠萝是凤梨科植物中最知名的一种,它是 1493年克里斯托弗 · 哥伦布在加勒比海的瓜德罗普岛发现的,由于它的可食用性和观赏性而被广泛栽培。

热带雨林

世界上,只有两个城市拥有热带雨林,包括巴西的里约热内卢,和新加坡。

新加坡植物园内约含有6公顷的小型热带雨林,其年代久远于植物园本身。该雨林与蒂玛山自然保护区都坐落于新加坡市内。新加坡是世界上仅有的两座都市内存在热带雨林的城市之一,另一座城市为里约热内卢的蒂茹卡。

进化园

进化园(Evolution Garden)位于植物园的中央核心区内,占地9.9公顷。其讲述了地球上各个时期植物进化的过程。

姜园

姜园位于国家兰花园附近,约1公顷的区域内汇集了大量姜科的植物。该园的餐厅名为哈利亚餐厅(Halia Restaurant)。2003年该园正式开放,由之前的兰花园(Orchid Enclosure)分出。
姜园中的瀑布

植物学中心和东陵门

东陵门已从原来的老旧铸铁门,更新为现在的银质外表,并以叶序为设计理念。有两个新的办公室和教学楼位于升级后的东陵核心区,其被称之为植物学中心(Botany Centre),包括:

绿馆(Green Pavilion)是新加坡第一个“绿色屋顶”。草本植物完全覆盖着屋顶。其内部为游客服务台,及美食街。

以原园长的办公室,霍尔特姆馆和里德利馆都被保留了下来,现在作为新加坡植物园董事会和游客管理与运营办事处。

雅格·巴拉斯儿童花园

雅格·巴拉斯儿童花园(Jacob Ballas Children’s Garden)得名于犹太慈善家雅格·巴拉斯(Jacob Ballas)。其坐落于植物园北端。2007年10月1日儿童节的时候首次开放。国家公园局称这是亚洲首个儿童花园。

儿童花园游客中心有一个以色列人扎多克·本-戴维(Zodok Ben-David)的雕塑。远看这座雕塑像树,而仔细看就会发现者是500个人的数据。

虽然儿童花园是植物园的一部分,但其在蒂玛山路有自己的入口。

其他景点

在无忧花溪(Saraca Stream)两旁生长着黄花无忧树(Saraca cauliflora)和红花无忧树(Saraca declinata)。其他的景点包括棕榈谷、音乐厅、太阳花园和日晷花园。

新加坡植物园内有三个湖泊,分别为交响乐湖(Symphony Lake)、生态湖(Eco-Lake)和天鹅湖(Swan Lake)。邵氏基金交响乐台(Shaw Foundation Symphony Stage)位于交响乐湖上,偶尔周末会有免费的音乐会。其表演者包括新加坡交响乐团和新加坡华乐团。2008年10月10日,交响乐湖的南边树起了一座肖邦的雕像。[4]

新加坡国家公园局总部设于新加坡植物园内。新加坡国家生物多样性中心也设于园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