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表示,有关中国制造了新型冠状病毒的说法具有误导性。但是不管怎样,它们都像病毒一样传播开来。

中国学者闫丽梦未经证实的论断被广泛认为是 有缺陷的 ,其传播表明科学场所是多么容易被误用和误解。

今年9月,中国病毒学家闫丽梦发表了一篇充满爆炸性的论文,声称中国在一个研究实验室里制造了致命的冠状病毒,随后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和其他美国一流大学的科学家以罕见的速度对其论文进行研究。

美国科学家得出结论,这篇论文存在严重缺陷。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MIT Press)中一份专门为审查SARS-CoV-2相关说法而创建的新在线期刊报道称,闫丽梦的说法“有时毫无根据,没有数据支持”。

但在一个任何人只要点击几下就可以在网上发布任何东西的时代,这种反应还不足以阻止闫丽梦的充满争议的说法迅速传播,并在社交媒体和福克斯新闻上获得数百万观众的关注。据研究错误信息的专家称,这一现状凸显了为促进科学理解而建立的系统如何被用于传播与科学共识截然不同的带有政治色彩的主张。

哈佛研究人员周五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媒体操纵闫丽梦在科学研究库Zenodo的论文,在没有经过任何预告,于9月14日这日,在共和党策略师史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等有影响力的保守派人士的帮助下,在他的在线节目“战争室:流行病“的一再推荐下,这篇论文在Twitter,YouTube和far-right websites上被曝光,闫丽梦在10月8日扩大了她的说法,明确指责中国政府将冠状病毒发展为“生物武器”。

在线研究资料库已经成为揭示和讨论关于流行病的关键论坛。为了更灵活地推进科学,它们一直站在报导有关口罩、疫苗、新型冠状病毒变种等发现的前沿。但是这些网站缺乏传统的——缓慢的——同行评议科学期刊世界固有的保护,在这种网站里,文章只有在被其他科学家批评之后才会发表。研究表明,发布在网站上的论文也可能被劫持,从而助长阴谋论。

据哈佛大学虚假信息研究人员称,尽管有几次激烈的科学批评和对其所谓缺陷的广泛新闻报道,但闫丽梦关于Zenodo的论文目前已被浏览超过100万次,可能使其成为关于冠状病毒大流行起源的研究中最广泛阅读的研究。他们的结论是,在线科学网站很容易受到他们所谓的“隐形科学”的攻击,所谓“隐形科学”就是给可疑的研究披上“科学合法性的外衣”。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肖伦斯坦媒体、政治和公共政策中心的研究主任琼·多诺万说:“在这一点上,一切开放的东西都会被利用。”

闫丽梦曾是香港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今年4月逃到美国。她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承认,在线科学网站容易受到谩骂,但她否认了她的故事是这个问题的一个案例研究的说法。

闫丽梦说,相反,她是一名持不同政见者,试图警告世界她所说的中国在制造冠状病毒中所扮演的角色。她使用了Zenodo,因为她担心中国政府会阻碍她的作品的出版,Zenodo可以在不受限制的情况下立即发布信息。她认为,对她的学术批评将会被证明是错误的。

“他们没有人能从真实、可靠的科学证据中反驳,”闫丽梦说。“他们只能攻击我。”

Zenodo承认,这种情况已经促使了改革,包括周四在有着闫丽梦的论文上贴出了一个标签,上面写着:“注意:可能有误导性的内容”。此前,《华盛顿邮报》曾询问Zenodo是否会删除这篇文章。该网站还突出了来自乔治城大学病毒学家和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的评论链接。

欧洲核研究组织(European Organization for Nuclear Research)发言人阿娜伊斯·拉萨特(Anais Rassat)说,“我们非常重视错误信息,所以这是我们想要解决的问题。”“我们不认为撤下这份报告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我们希望它保留下来,并证明为什么专家认为它是错误的。”

但是,主流研究人员看到闫丽梦的主张在互联网上迅速传播,速度远比他们能够做出反应反驳快得多,他们被这种经历所困扰——他们确信传播错误信息的能力远远超出了知名的社交媒体网站。任何没有强大且昂贵的保护措施的在线平台都同样脆弱。

“这与我们与Facebook和Twitter之间的辩论类似。我们在多大程度上制造了一个加速虚假信息传播的工具,而你又在多大程度上对此做出了贡献?麻省理工学院出版在线期刊《快速评论:COVID-19》主编斯特凡诺·m·贝尔托齐(Stefano M. Bertozzi)对闫丽梦的说法提出质疑。

Bertozzi补充说,“大多数科学家没有兴趣在网络空间进行一场激烈的竞争。”

新型冠状病毒增强了在线科学网站的重要性

在线科学网站已经发展了十多年,成为众多学术领域中制作和审查声明的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它们的发展受到了传播有关一种致命流行病的新发现的紧迫性的推动。

其中一些最著名的网站,如medRxiv和bioRxiv,都有快速评估系统,旨在避免发表没有通过科学可信度初步测试的作品。medRxiv和bioRxiv的联合创始人理查德·塞弗(Richard Sever)说,他们也会拒绝那些只审查他人研究成果的论文,或者那些声称在进行同行审查之前不应该公开发表的论文。

“我们想制造一个足够高的障碍,让人们不得不做一些研究,”Sever说。“我们不想待在一个充斥着阴谋论的地方。”

在线出版网站通常被称为“预印服务器”,因为许多研究人员使用它们作为传统同行评审的第一步,让作者在开始更深入的分析之前公开他们的工作——并为可能的新闻报道提供可用性。预印本服务器的支持者吹捧他们能够为重要的发现创造早期的可见性,并引发有用的辩论。他们指出,传统的同行评议期刊也有自己偶尔发表骗局和伪科学的历史。

“很有趣的是,所有人都在担心预印所提供的内容,因为总的来说,期刊在阻止错误信息方面做得并不好,”Sever说。然而,他和其他支持者承认存在风险。

然而科学家们争论——有时反驳——彼此的错误主张时,非科学家们也会扫描预印服务器,寻找可能支持他们钟爱的阴谋论的数据。

由计算机科学家杰里米·布莱克本(Jeremy Blackburn)领导的一个研究小组追踪了来自社交媒体网站预印链接的出现情况,比如阴谋论者常访问的4chan网站。布莱克本和研究生萨特里奥·尤多塔穆霍(Satrio Yudhoatmojo)发现,在2016年至2020年期间,4chan上有4000多篇参考文献,涉及主要预印本服务器上的论文,主要主题是生物学、传染病和流行病学。他说,不平衡的审查过程给预印本“增添了一种可信度”,专家可能很快就会发现有缺陷,但普通人不会。

“这就是风险所在,”宾汉姆顿大学的助理教授布莱克本说。“来自预印本服务器的论文出现在各种阴谋论中……并被广泛误读,因为这些人不是科学家。”

执行主任杰西卡波尔卡ASAPbio,非盈利组织,推动更多的透明度和广泛使用的预印本服务器,说他们依靠类似于大众外包,从外面的评论人员很快就可以识别缺陷工作,但她承认漏洞基于审查由服务器员工和顾问的程度。ASAPbio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有超过50台预印本服务器在运行——而且几乎同样多的服务器在审查政策。

波尔卡说,鉴于Zenodo的使命更广泛,它不应该被视为预印本服务器。相反,她说,它是一个在线资源库,碰巧保存了一些预印本、会议幻灯片、原始数据和其他“科学对象”,只要有一个电子邮件地址,任何人都可以简单地上传。她说,Zenodo不具备主要预印本服务器所具备的那种审查机制,也没有组织起来,无法轻易地将批评意见或相互矛盾的研究报告曝光。

“如果没有这种背景,预印本服务器更容易受到虚假信息传播的影响,”波尔卡说。但她补充道,总的来说,“预印本服务器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判断某件事的真假。”

闫丽梦为自己的作品辩护

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正是Zenodo的开放性促使她决定使用该网站。她最初将论文提交给bioRxiv是因为作为一名研究人员,她的研究成果曾出现在《自然》、《柳叶刀传染病》和其他传统出版物上,她知道这种预印本服务器对其他科学家来说更合法。

她说,她拥有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的医学学位和南方医科大学的眼科博士学位,曾在香港大学做博士后。该大学最初在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上露面,并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她关于冠状病毒起源的说法“没有科学依据,但类似道听途说”,今年7月宣布她不再与该校有关联。

她说,在逃离香港后,她对香港政府有可能阻止她的作品出版深感怀疑。闫丽梦说,当她在提交申请48小时后查看bioRxiv网站时,该网站似乎已经下线。她担心会发生最坏的情况,于是取出报纸,把它上传到Zenodo。

bioRxiv联合创始人赛维(Sever)表示,他无法对一份个人提交的文件发表评论,但他表示,尽管偶尔会出现小故障,但他知道网站在9月中旬没有“长时间中断”,也没有迹象表明中国或其他任何人入侵了网站。

闫丽梦在Zenodo发表的论文中,她没有按照研究的惯例列出学术机构。相反,她列出了法治会(Rule of Law Society)和法治基金会(Rule of Law Foundation),这两家总部位于纽约的非营利组织是由流亡的中国亿万富翁郭文贵创立的。郭文贵是班农的亲密伙伴,2018年班农被宣布为法治会主席。今年8月,班农因欺诈指控被捕时,正在康涅狄格州海岸外郭川的150英尺长的游艇上。(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上个月赦免了他的前竞选主席和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

闫丽梦说,她列出法治实体是出于对他们帮助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工作的尊重,他们还为她支付了从香港起飞的费用,并为她提供了安置津贴,而她主要靠自己的积蓄生活。她说,她的工作是独立的,她否认班农在帮助她传播政治主张。

“当我在香港的时候,我不知道他这么有争议,”闫丽梦告诉《华盛顿邮报》。

9月15日,也就是闫丽梦的论文出现在Zenodo网站上的第二天,她做客了福克斯电视台(Fox)的《今夜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 Tonight)节目。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称,这一节目有480万电视观众和280万YouTube观众观看,这也在Facebook和Twitter上引发了广泛的关注。班农同一周出现在卡尔森的节目上,讨论了闫丽梦的说法。去年,他还在《战争空间:大流行》(War Room: Pandemic)节目中采访了她22次,在Zenodo出版之前和之后都是如此。

在这场竞争激烈的选举中,政治背景很明显,特朗普攻击民主党竞争对手乔·拜登(Joe Biden)被认为对中国政府过于同情,称他为“北京乔”(Beijing Joe)。包括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内的共和党人在转发了闫丽梦针对中国共产党(#CCPLiedPeopleDied)标签的推特。

档案显示,这篇论文在Zenodo上发布的第一天就有超过15万的浏览量——对于一篇还没有经过任何独立专家审核的科学论文来说,这是一个惊人的浏览量。

但这种关注的激增也引发了强烈的反对,包括《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等媒体的批评性新闻报道,对闫丽梦的言论提出了严肃的质疑。

在学术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安全中心发布了逐点应答闫丽梦后一周的报纸出现在Zenodo,在关于“客观分析的细节包含在报告中,作为同行评议过程会习惯。”提出39个个人问题。

几天后,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的在线期刊《快速评论:COVID-19》(Rapid Reviews: COVID-19)发表了四篇尖刻的评论,其中一篇来自著名的艾滋病研究员、病毒学领域的巨人罗伯特·加洛(Robert Gallo)。

他称闫丽梦的作品“具有误导性”,并引用了“可疑、虚假和欺诈的声明”。大多数观点都是高度技术性的,但加洛也质疑她在为中国军队制造新型冠状病毒方面所扮演的角色的逻辑,她指出,中国军队很容易受到covid-19的影响。

“中国人将如何保护自己?”加洛在评论中问道。“根据该文件,军方知道可以用瑞德西韦来阻止它,”这种药物后来被证明在治疗covid-19方面有一些好处,但不一定能降低死亡风险。“如果他们那么天真,我肯定不想加入中国军队。”

关于研究和过程的问题

招募加洛的想法来自《华尔街日报》主编、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Berkeley)公共卫生学院荣誉退休院长贝尔托齐。和加洛一样,贝尔托齐在艾滋病研究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在看到闫丽梦在福克斯上的亮相后,他急切地想利用这个几个月前才成立的在线期刊来纠正科学记录。

“我觉得需要有科学可信度的人迅速揭穿它,”Bertozzi说。

他很快就想到了加洛。

“我们需要像你这样有声望的人来告诉我们,这是垃圾科学,”贝尔托齐回忆当时对他说。

盖洛的评论和三个其他科学家也编者按质疑预印本过程本身,说,“虽然预印服务器提供一个机制来传播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改变世界的科学研究,他们也是一个论坛,误导性信息可以通过瞬间削弱国际科学界的信誉,稳定的外交关系,和妥协全球安全。”

但这些来自病毒学领域一些知名人士的公开指责并没有阻止闫丽梦。10月21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发表了一篇引用她的批评者和记录缺陷的详细报道。

闫丽梦拒绝就此事接受采访,她说,因为CNN不允许她在电视直播中一点一点地阐述他们发现的问题。

相反,她于11月21日在Zenodo多发表了自己的回应,题为《CNN用谎言和错误信息搅浑了SARS-CoV-2起源的水》(CNN Used Lies and Misinformation to Muddle the Water on the Origin of SARS-CoV-2)。

在她的发表采访中,闫丽梦承认——正如CNN报道的那样——她9月14日那篇论文的三位合著者都是化名,用来保护她所说的那些家人在中国仍处于危险之中的其他中国研究人员。通常不鼓励作者在学术工作中使用假名。

本周,她的说法再次受到打击。当时,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派往中国调查疫情源头的一个小组发表了一份声明,称冠状病毒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极小”。

病毒学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是闫丽梦最早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之一。闫丽梦的论文最初传播时,她也在哥伦比亚大学。她同意世卫组织的评估,但没有排除冠状病毒源于实验室的可能性——尽管可能性不大。但她说,这一论点缺乏具体证据。

现在在乔治敦大学全球健康科学与安全中心任职的拉斯穆森表示:“需要大大减少猜测,更多地进行调查。”“这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弄清楚……这将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来解决,如果我们能做到的话。”

然而闫丽梦继续在她的声明上加倍,并攻击她的批评者散布“谎言”。“她仍然认为,中国政府故意制造了新冠病毒,并继续尽其所能让她噤声。

闫丽梦也没有为与班农和特朗普的其他盟友达成一致而道歉。她说,作为一名持不同政见者,她不一定能选择自己的支持者。

“如果中国要犯下这种罪行,谁能追究他们的责任?”闫丽梦说,川普才是对中国强硬的那个人,并补充说她的说法是“真实的事实”。我不想误导人们。”

即使是现在,她仍在准备另一篇近30页的论文,她希望这篇论文能够驳斥她的批评者,并让人们重新关注她关于中国、covid-19以及她所说的一场国际掩盖运动的说法。

闫丽梦计划在几周内出版,她在Zenodo上说。